电话:0818-2397338
关闭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职场资讯

不好玩、没意思的工作不想做?你中意的“宅赚”岗位没那么简单

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177450595 时间:2021-05-20 作者:人力资源报社 浏览量:

某视频网站UP主能月入上千万元?

某主播年入千万元?

这样的故事,正成为

越来越多90后、00后心中的

励 志 故 事

微信图片_20210520085211.jpg

某求职网站统计的数据显示,仅2020年上半年,就有6500万人次的大学生在该网站上投递兼职简历,近一半人次中意的是足不出户、主播类宅赚岗位。

今年3月,上海骑鲸客文化传播公司筹备已久的播赞公益课程开班了。这项课程是用15天的时间,把通过人社系统、共青团系统摸排到的大学毕业尚未就业的宅家青年组织起来进行直播培训,教会他们如何做直播。

目前已经培训了500人。很多年轻人并不知道,看上去简单的直播带货、短视频制作,背后有很多细节,他们盲目涌入这个行业,却没做好思想准备。骑鲸客创始人王霆说。

微信图片_20210520085215.jpg

新职业人才整体上呈现出高增长态势

“Mars这两天正在紧锣密鼓地为自己旗下的两名主播寻找上家客户。他的MCN机构(Multi-Channel Network,以盈利为目的的短视频经纪公司通过合作、签约等方式将具有一定粉丝数和影响力的创作者聚合到一起,通过平台化的运作模式,为创作者提供运营、商务、营销等服务,降低其运营成本和风险,实现商业的稳定变现——记者注)刚刚成立1个多月,旗下只有两名主播,目前主要为箱包、零食等产品带货。

两个主播现在每个月大概可以挣到1万元左右,我目前还挣不到钱。”“Mars告诉记者,尽管没啥收入,但他觉得这份事业很有奔头,我会再找一些主播,再找找需要带货的企业,把机构做大做强

很多人不会想到,“Mars曾经是一名央企的跟船海员,平时不是穿制服在海上工作,就是穿正装坐在办公室里。但他在一年前实在不想待在一本正经的环境中感觉升职也遇到了瓶颈,不想再做了。他辞职时,刚好是新冠肺炎疫情刚刚暴发的阶段,辞职后很难再找到其他工作。

如今的他,穿着时尚卫衣、哈伦裤和自己喜欢的大头潮鞋,每天到距家10多公里的市中心共享办公空间工作。这是我喜欢的工作状态,虽然不稳定,但感觉有奔头。”“Mars说。

记者注意到像“Mars这样的新兴青年,如今已经成为大多数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包括网络带货主播、电竞从业者、无人机飞手等25个新职业岗位的积极求职人群平均年龄是24.9岁,人才存量同比增长105%。这些新职业人才整体上呈现出年轻化、高增长态势。

以电子竞技运营师为例,积极求职群体的平均年龄仅为22.9岁,在电竞行业爆发的2019年,存量人才增速是全行业均值的5.2倍。其中,22岁和23岁的年轻人占比总计达29.7%

不仅如此,诸如网络主播等工作机会几乎在全国范围内遍地开花。除北京、上海、杭州等新兴行业蓬勃发展的城市外,包括江西宜春、吉林长春、河南郑州、江苏启东、湖南株洲、山西晋中等中小城市,也都出现了招聘网络主播、主播经纪人、主播星探的公司。

不好玩、没意思的工作,年轻人不想做

现在的90后、00后,多数家庭条件都不差。他们不是为了找到一份糊口的工作,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自己喜欢的工作。骑鲸客创始人王霆2003年毕业于上戏导演系,原本一心想要拍大片的他,2013年果断转型做起了小视频。“2001年那时,一段3-5分钟的视频要价100万元;2013年时只有50万元;到2014年,一个兜里揣着5万元创业启动金的小伙子也来找我拍小视频。

2014年开始,越来越多小得不能再小的创业者来找王霆拍摄小视频。虽然需求旺盛,但对方能支付的费用只有过去的十分之一左右。小视频行业迎来春天,但从事小视频拍摄工作的年轻人却不好找,人才队伍极不稳定。

多年创业过程中,王霆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年轻人求职不再仅仅是为找一份工作,他们更想要职业获得感,不好玩、没意思的工作,他们不想做了

在王霆的工作室里,年轻的员工不想做朝九晚五的社畜,想做更加有趣的事儿,队伍不好带。让他们坐班,说没法产生创意,创意要晚上10点以后才能有

后来他想了一个办法,让公司里的年轻人自己组团打怪。一名一年能接200万元生意经验值的总监,可以自行带领一个团队干活,团队成员如何分成、发工资全由总监决定。一个总监带领的团队,就是一间工作室。几个工作室可以自愿结合在一起,变成一个独立运算的小公司,小公司由骑鲸客来投资,大家一起做老板,更适合这些年轻人

用这种方式,目前骑鲸客旗下已经裂变出了一家设计公司、一家活动公司、一家视频公司和一家科技公司。这些新兴职业,最核心的要素就是人,怎么把这些年轻人用好、用足,让他们自发地奋进,是关键。王霆说。

青年涌入后的行业培训亟待加强

播赞公益主播培训班上记者看到,主播培训课程包括移动互联网模式介绍、直播套路介绍、话术课程、后期制作、脚本策划等。学员们在15天时间里,能把直播带货这件事学一个大致。但每一期直播培训课程结束,培训师都会提醒学员,谨慎选择主播这个行业。

我是一名导演,我特别清楚,一个人能不能在镜头前成名,要看长相,还要看各方面综合素质。15天,哪怕一个月、半年的培训,也不能帮助你成为一个头部主播。王霆说,许多头部KOL本身就是某个垂直领域的专家,比如法学教授、烹饪大师、化妆品专柜柜员等,他们能成为直播时代的佼佼者,除了面相因素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具有极好的专业素养先深耕自己所在的领域,1万个小时后再谈放大影响力的问题

王霆本人还是上海市就业创业指导专家,他常以志愿者的身份给青年大学生做职业规划。近年来,他发现,那些不爱出家门的大学生毕业生越来越多,家庭条件都很不错,不少人总想着在家待着当当主播、陪打游戏就能挣钱

为了给这些青年一个真实的网络直播生活感受,王霆在播赞培训课程里植入了沉浸式体验环节——连续多日,要求学员每天坚持10个小时以上在模拟直播环境中进行直播。最终,经该项目培训的、前期有很强的当主播愿望的300个年轻人中,只有约50%的人决定入行。

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柔维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韩若冰也注意到新职业随机、碎片化的特点,我们传统行业,做一个项目就是一辈子甚至几辈人来做,但新职业的生命周期很短。他说,新行业有着极强的造富、造星能力,吸引了很多青年,但对从业人员的引导和培训尚未跟上,他们迫切需要职业规划,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教育,这些行业带来的负面效果就会显现

END


微信扫一扫分享资讯
分享到:
微信公众号
手机浏览

Copyright C 2021 达才网版权所有 运营公司:达州市达才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 蜀ICP备07009231号-1

地址:达州市金兰路70号中小企业服务中心一楼大厅 EMAIL:3010907424@qq.com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240号

Powered by PHPYun.

用微信扫一扫